追踪|不是玩具也没想干掉海马体,妙鸭相机到底想做什么

时间:2023-09-24 04:41:56来源:美国专线欧洲专线日本-高清完整版作者:娱乐

原标题 :追踪|不是追踪玩具也没想干掉海马体 ,妙鸭相机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不想做一个一阵风的不玩玩具”“没有想过干掉天真蓝和海马体”……妙鸭相机产品负责人张月光表态后的第二天 ,妙鸭相机就上线了面向摄影师等生态伙伴的具也机产品B端工作站 。8月4日 ,没想北京商报记者体验发现  ,干掉妙鸭相机B端工作站是海马一个PC产品 ,支持摄影师、体妙AI领域创作者制作面向用户的鸭相模板 。目前这一功能处于内测阶段 。底想

9.9元+21张照片=一个数字分身+一套AI写真。追踪妙鸭相机凭借“秒杀线下摄影机构”的不玩传播点 ,成了近期最火爆的具也机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应用。紧接着,没想妙鸭相机上线App、干掉内测B端功能,海马节奏远超一般的创业公司 。这是一条AIGC工具可复制的道路吗?见仁见智,但起码市场看到了一种新的路径。

内测中,不着急推广

2023年2月9日 ,有过相册产品经验的张月光拉了五六个同事,成立了“AIGC破壁行动小组”,研究起AI和图像方面的产品 。3月,团队确定了“写实人像”的研究方向 ,用3个月时间打磨模板效果,1个月左右时间实现1万多人的内测 。7月中旬妙鸭相机小程序正式上线  ,7月底成了爆款。

从功能上看 ,妙鸭相机是一款聚焦人像写真的AIGC产品  。用户上传一张清晰的正面照以及至少20张多光线 、多视角 、多表情的上半身照片,可先生成一个数字分身 。基于数字分身  ,选择自己喜欢的模板,就可得到一套AI写真。目前 ,妙鸭相册制作数字分身的限时特惠价是9.9元。

谈到走红的原因 ,张月光总结为三点:运气 、产品、时机。接踵而来的还有“妙鸭相机颠覆海马体天真蓝”的评价 。

“我们没有想过干掉天真蓝和海马体。开始妙鸭相机的产品形态和现代摄影的服务形态有相似之处 ,但我们希望最终和摄影摄像行业是共生的关系,而不是对立的关系,希望给摄影摄像行业带来一些工具” ,在和北京商报记者的沟通中,张月光多次强调。

8月4日上线的B端工作站就是基于这个考虑  。“B端工作站是一个网站,场景比较简单,就是邀请一些摄影师 、AI创作者,利用妙鸭相机去制作面向用户的模板,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开放平台”,张月光介绍。他还表示 ,妙鸭相机不会急于推广这个功能,“我们通过邀请内测的形式,严格筛选早期的合作伙伴” 。

不以宣发联动为目标,不做换脸

展开全文

功能上新的同时 ,妙鸭相机还在扩渠道 。7月28日 ,妙鸭相机上线了苹果版App ,并在8月1日进行了版本升级。上线以后 ,这款App在苹果应用商店各榜单的排名均在上涨 ,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 ,妙鸭相机在苹果免费社交榜排在第五 ,前四名依次是小红书 、微信 、QQ 、微博 。根据七麦数据,7月28日-8月3日妙鸭相机总下载量约11.33万 。

爆款也引来了模仿者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在苹果应用商店搜索关键词“妙鸭” ,出现的妙鸭相机同款黄底白鸭标志的App共4款 ,其中3款名为“妙鸭相机”,1款名为“美鸭相机”。这和羊了个羊小程序大火时的情形如出一辙 ,先上小程序、再上App,随后出现一批跟风产品 。

两个爆款的区别在于羊了个羊是创业公司的产品,妙鸭相机是阿里大文娱旗下的创新项目,上线App的速度和功能上新的速度更快。

这也让人好奇,妙鸭相机和阿里大文旅、优酷的影视资源会有怎样的联动。

在与北京商报记者的交流中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就提到了妙鸭相机和阿里大文娱的结合可能性。她表示 ,“可以结合热门古偶剧 、综艺去产生一些联名客制化内容,让影视文化、IP更好的与受众产生对话与互动”。

“我们不会以宣发联动为目标,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会考虑”,张月光还强调,坚决不做换脸,原因在于“产品定义时 ,妙鸭相机就不同于之前的换脸类产品,甚至可以说换脸是我们刻意不想去做的东西 。我们希望打造的是一个基于AI的摄影摄像或美学服务平台,而不是像以前那种常见的娱乐产品 ,比如用户简单换脸后发个图的小玩具”。

用户或许不会深究一款产品的具体定位 ,更多会考虑服务体验 ,比如写真生成质量、模板丰富程度,以及是否排队 。

妙鸭相机爆红之初 ,网络截图显示 ,有用户制造数字分身时需要排队等待约10小时。北京商报记者7月23日上午体验时,等待131个人制作数字分身,花费了25分钟。近日妙鸭相机团队成员测试了排队时间:3-4小时。“现在的排队时间已经是算力大幅扩容之后的效果,用户在涨,排队现象还是会存在。用户持续增长,我们持续加算力”,张月光解释 。

AIGC不先收费就永远收不到钱

另一个不能马上解决的是20张照片能不能少传几张 ?张月光的答案是 ,“在努力,目前20张是这个阶段的最优解”。测算后敲定的还有9.9元的价格,“这是经过各种测算和考虑的 ,9.9元是用户比较容易接受和理解的” ,他补充 。至于还会有其他定价吗 ,张月光并未透露 。

但有一点他很肯定,“AIGC的产品从一开始就应该收费,如果把互联网所有业务抽象出来看 ,本质上都是一种信息流通和渠道生意,平台把信息从A点流通到B点,抽象看平台就是渠道  。但AI时代改变的不是渠道 ,而是工厂,AIGC产品本身是工厂,工厂生产货品。如果第一天生产就卖不到钱  ,以后也卖不到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商业化前置的原因”。

文渊智库创始人则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商业化问题 ,他认为妙鸭相机还有其他商业化的可能性  ,“对C端用户的收费 ,在中国目前很难成为主要收入模式。开机或者水印广告模式是可以尝试的方向,之前许多火爆一时的应用和小程序 ,都是利用贴片广告、视频弹窗的模式盈利 。还可以面向一些大流量网站、照相馆等提供技术服务向B端收费 ,比如接入支付宝、百度等网站 ,成为他们服务的一部分,或者面向一些线下的照相馆 ,降低照相馆的人工成本”。

在妙鸭相机的服务协议中 ,记者也发现了广告变现的蛛丝马迹 ,“我方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  ,保留以各种方式投放商业性广告或其他任何类型的商业信息的权利”。

崔丽丽认为潜在的商业模式有:“可作为一个前置性效果预览 ,让消费者尝试性体验,为时尚类 、妆容类、发型类 、医美类、甚至是影楼导流。”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